当前位置:wolun育儿学龄前宝宝睡前暖心故事 属于外婆的春天
学龄前宝宝睡前暖心故事 属于外婆的春天
2022-08-09

每个宝宝都有外婆,对于孩子来说外婆是温暖的,也是疼爱自己的,那么八宝网小编就带来一篇关于外婆的睡前故事吧。

属于外婆的春天

外婆住在九楼,没有电梯的九楼。一年之前, 外婆还能拄着拐杖摸索着楼梯的栏杆,一步一步的下楼去,走得很慢很慢,九层楼,要走半个小时那么久。现在,外婆已经没有力气下楼了,她终日坐在九楼属于她的那个房间里。

如果有好吃的,她会装在饼干筒里,等着孙女来看她的时候,从柜子里拿出来给她吃。枕头下面的灰白条纹手帕里,总是包着五十块钱,那时候,五十块钱已经是很多钱了。外婆总是枕着这块手帕睡觉,等着孙女来看她的时候,手帕摊开来,把里面的钱给孙女当零花钱。

孙女在遥远的北方念书,一年只能回南方看外婆两次。外婆有好几个儿女,但是他们的工作都很忙,只能晚上下班后过来看望她。一天里的绝大多数时光,外婆都一个人寂寞的度过,望着窗外的日出,望着窗外的月色,望着偶尔光临的小鸟。

她的记忆渐渐的在远离她,她中午的时候已经不太记得早上吃过什么,今天已经不记得昨天是不是下过雨,但她始终记得清洗最后一次头发的时候,滴上两滴香油,用木梳子梳一百次头,把头发梳得光溜溜的,然后穿上白底绿碎花图案的睡衣,睡衣从来都洗得很洁净,叠放得整整齐齐。以前年轻的时候,是用篦子梳头,梳得油亮顺滑,再盘成一个乌溜溜的发髻,一丝乱发都不会有;以前年轻的时候,端着木盆去水边洗衣服,会有很多人跑来看。何家的新媳妇出来了,好漂亮的新媳妇……

外婆已经不记得前几天哪个女儿来看过她了,也快忘了她最爱吃的咸鱼烧肉到底是什么味道,但她还记得和母亲坐在乌篷船里去镇上卖东西的某一天,乌篷船翻了,她们母女都落进了河水里。她还记得秋天的时候镇子的集市上总有很多很多的柿子卖,每次赶集,都拎回一竹篓橘红的柿子。掉进河里时,河水真是冷啊,生活真是太难了,总以为以后会好起来的,后来成家了,要养大这么多孩子,更不容易。不过柿子是真好吃,晒成柿饼,还可以吃一个冬天。

外婆正想着这些出神的时候,一个声音轻轻拍打着窗户,是谁呢,能跑到九楼那么高的窗台上敲窗户?外婆拄着拐杖,挪动着步子,用树皮一样满是皱纹的手迟缓的打开了窗户。一株藤蔓探进了头来,“外面太冷了,可以进来避避风嘛?”

“进来吧,反正我也一个人,屋子大得很。”外婆回答。于是藤蔓探了探身子,把自己拉扯得长了一些,钻进了屋子,它好像很舒服,身上手掌大的小叶子们原本都耷拉着,屋子里的暖意让它们立马来了精神,好奇的探着头张望。

“那个,明天就要下雨了,雨一下,冬天马上就要来了哟。”藤蔓和外婆扯起了家常。“是吗,我已经很久没下楼了,连楼下什么季节都不知道了。”外婆回答。“你这屋子很暖和,感觉一直都是春天。”藤蔓似乎觉察到外婆的伤感,连忙安慰着她。“是你把春天给我带来了才对,”外婆摸了摸藤蔓的手掌形叶子,上面落了一层灰,“我打盆水,给你擦擦灰。”外婆说完,开始悉心照料起藤蔓来,外婆的动作极度迟缓而细致,擦完几十片叶子已经半夜了。

第二天夜里,咚咚咚,又有人敲响了窗户。这一次,是一只黄鹂鸟。“外面的雨点儿太大了,把我的窝都砸垮了。我可以进来避避雨嘛?”

“进来吧,反正我也一个人,屋子大得很。”外婆回答。于是黄鹂鸟抖了抖羽毛上的水滴,钩子一般的小爪子跳了几下,就进了屋。“哎呀,你这屋子简直就像春天,”黄鹂鸟也感叹说。“又冷又饿吧?我给你擦干身体,再给你吃点东西。”外婆用干毛巾擦拭着黄鹂鸟羽毛上的雨水,又用小碟子盛了一碟黄灿灿的小米。黄鹂鸟吃饱了,也暖和了,和藤蔓一样,在外婆的房间里舒服的住了下来。

外面的气温更低了。越来越多的鸟儿和植物慕名而来。外婆的房间里爬满了藤蔓,连柔软的树枝也从各个窗缝间挤了进来,开满了一屋子的花。外婆用毛线给鸟儿们织了很多个窝,搭在枝叶间,满室都是花香和鸟鸣。外婆给每只鸟儿都起了名字,有的叫佳佳,有的叫欢欢,有的叫春春,都是她的孙子孙女的名字。几只消息灵通的松鼠也跑来了,还给外婆送来了见面礼,早上醒来时,外婆看见窗台上整整齐齐的摆了一整排松果。外婆拿碎布和棉花给松鼠做了小棉袄,松鼠们穿上活灵活现,神气极了。

外婆已经不记得自己给每只鸟儿取了什么名字了,也不记得开在房间里的花都是些什么花儿,可是她还记得孙女坐在背篓里玩一个拨浪鼓的声音,她总在忙着洗衣服,做饭,孙女乖乖的坐在背篓里,玩那只拨浪鼓,不愣登——不愣登——从来不哭闹,真是一个乖巧的孩子啊。她还记得孙女从山顶上的幼儿园跑回了半山腰的家门口,拍打着家门,“外婆,外婆,快开门”。她总是这样,不喜欢上幼儿园,经常偷偷溜回到有外婆的地方。“外婆,外婆,快开门”,现在这奶声奶气的声音还在耳朵里经常的响起,好像一去打开门,就能看见小孙女梅花鹿一样的大眼睛。

那一夜,外面又刮起了风,气温直降。外婆真的听见了敲门声,听见孙女在门外唤着她,“外婆,外婆,快开门。”外婆打开门,才三岁大的孙女立在门口,小脸冻得红扑扑的,身上的小花围衣上还残留着饭渍。

孙女推门而入,看见了一整个房间的春天。

外婆把一个暖暖的热水袋放在了孙女的手心里,“等一下,外婆去给你摊鸡蛋饼。”孙女坐在那儿,像小鸟一样安静的吃完她最喜欢的鸡蛋饼,心里也像放进了热水袋一样暖烘烘的。

外婆揉了揉眼睛,三岁的孙女却在一瞬间变成了十九岁的少女。她从抽屉里找出指甲刀,给外婆熟练仔细的剪着每一个手指甲,脚指甲,它们又硬又厚,有的太长了,已经扣进了肉里,要很小心才能修剪干净。外婆低眉顺眼的坐着,像只枯瘦的大鸟任由她摆布着,脸上带着心满意足的神色。“终于清清爽爽了,一直盼着你回来给我剪指甲哟”,外婆笑着说。她把饼干筒里的花生糖递给孙女,把手帕里的五十块钱也塞进了孙女的口袋里。

那天夜里,孙女陪着外婆睡在她的春天里,那是大自然在夜幕中沉睡的那种至深的静谧,能听见藤蔓悄然生长的声音,花朵含苞欲放的声音,鸟儿们沉默如谜的呼吸,还有外婆深沉的梦境,梦里面,乌篷船一直在水面低洄的漂浮着,辛苦了一生的外婆也终于爬上了河岸。

外婆在那个气温陡降的冬日去世了。孙女买下机票赶回了南方。推门而入,看见了一整个房间的春天。她恍惚间,看到外婆就这样坐在春天里。很多很多年过去了,只要一闭上眼,她就能看见那个只属于外婆的春天。